抓风老少女

沙雕网友。时常处于困惑和刷6之中。

(胜出)失败的寿司卷

●ooc预警
●图二为梗来源
太可爱了,如果能够卷起的话就是个火辣辣的新鲜小胜卷了。

(胜出)最好的我们

假的七夕贺文

◎ooc预警
◎暗搓搓有点想要小蓝手
◎设定绿谷英年早逝,爆豪步入老年,受重创不复当年荣光。

阳光很温暖,风也是温柔的,窗下栽了丛花,爆豪胜己掩着口鼻忍了又忍喷嚏,憋出了吭哧吭哧的可笑声音。

半个世纪前,他还是个年轻的少年人,同样年轻的绿谷出久坐在临窗的桌上斜倚着窗框,细白手指在空气中拢了几下似是兜住了风中的花香,记忆中的绿谷颇为放松的探颈嗅着,眼睛虚着长睫耷拉着,绿色的瞳色大概是夏天的颜色。看到爆豪后他眼中似是有了些惊惧紧张,待强自镇定片刻后,单薄的唇瓣张合吐出世上最为温柔的话语。“小胜,你……”

他……当时说什么了?!

爆豪拼命往前挣着身子,却无法挪动分毫,当然,即便是能够凑前去,也一样是听不见的。

接着依旧是突如其来的黑屏。爆豪慢慢睁开眼,他习惯了这样的梦,但手背那皱巴干薄的皮肤下暴起的青色血管里,血液似是随着心脏的剧烈跳动一起咚咚跳着。咚咚咚。他哆哆嗦嗦提起手覆上了胸膛中乱撞的脆弱心脏,试图用轻缓抚摸来使其平静下来。不,跳得再慢一点点也好啊。

爆豪绝望的仰头缩脖望着受潮脱落一片片的天花板,眼皮眨动合上的瞬间,红彤一片中显出的是两瓣不停张合的嘴唇,你在说什么,废久,告诉我。

苍老手掌颤抖着握成拳头使劲敲击胸膛,砰砰空响声合着心脏跳动声,他耸动鼻翼拼命张大嘴巴,哈哈喘息几下,半是咳嗽半是喷嚏,像是条老狗。

老迈,脆弱,肮脏,恶心。

五十年前,大概就是他这辈子最为美好的年华了。年轻且比现在要稚嫩得多的手掌拢成个生硬的弧度,团住爆裂火星,绿谷低垂着的眉眼也随着自己手的动作一点点抬起,这一刻,爆豪胜己的掌心里握住了绿谷的目光。

但五十年前,大概也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回想的了,天真的拒绝协议合作,天真的以为远离就能安全,天真的觉得真的可以祸不及家人。

但是,不管那是最好的日子还是最坏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能得到现在的日子,已经是侥幸了。

爆豪胜己尽显老态,哆嗦着叩叩咳嗽起来,像是咳出了肺。曲成弓的后背磕上了床边桌子,立着的相框和他一样剧烈的晃动了几下啪的摔下去,倒扣相框的玻璃碎了一地。

爆豪突然一点也不想动了,仿佛碎一地的是他自己。他静静的想着一会叫哪个小崽子把相框捡起来,虽然现在不是很想看见废久,但一直叫他趴在地上也不是个事儿。然后……相框的玻璃换个贵点的,经得起摔,要是烦了可以直接把相框用力扣到桌子上,不必担心坏掉。想到这里,爆豪突然特别想笑。

至于记忆中的废久说的是什么?记不得了。或许他什么都没说,亦或者,他什么都说了。

end

写完这篇心里突然有点乱。
歌词在屏上滚动
“是几时开始迷失的呢,走散的两人”
“越想要便越渴望结果却失去了爱”
一个月可以养成一个习惯,而习惯了很多年很多年绿谷追随着自己的爆豪该怎么习惯没有绿谷的日子呢?一开始大概是为废久的死亡而愤怒,连带着对所有人迁怒。但是,明明最过分的还不是自己吗?
习惯了一个定理。谁都比不上死人。仿佛死去也是一种滤镜,坏的讨厌的全部都能化为怀念的难以言表的。
我莫名的也对自己有点愤怒,七夕节写这个做什么呢。啊过分。真是过分。大约是想起再不能战斗的欧尔麦特了吧。假装如此。

懒了一整个假期,也该动一下啦。强行控制懒癌但是拒绝细化x